施工热线

+86-0515-88444000

NEWS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水塔:15座昆明“城市地标”的个人记忆

时间:2017-02-21    点击量:2

 一群建筑工人扛着各种工具,来到位于昆明白马小区澄碧巷的水塔下面。他们的任务,是在1个月的时间内,拆除这座高40米的水塔。水塔建于1995年,如今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,要谢幕了。

 不仅白马小区水塔,遍布昆明城区,耸立了20多年的9座水塔也已进入生命的倒计时,只有6座会被保留。这15座水塔多建于20世纪90年代,帮助解决了昆明成千上万住户家中水小、无水的生活难题。

 水塔的谢幕,是城市发展的必然。但在一些人的记忆中,它们依然高大。

 谢幕

 白马小区的水塔是2010年以后“赋闲”的。这座高40米的水塔已出现倾斜和开裂,考虑再三,自来水公司决定拆除。

 

 “白马小区那个水塔非拆不可吗?”

 “嗯,有安全隐患。二次加压也不需要它了。”

 2015年7月24日,昆明通用水务自来水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内,泵站管理部经理钟海东、水厂运行部经理韩署亮等人正在讨论,昆明有15座由自来水公司管理的水塔,是留还是拆?

 于钟海东而言,这15座水塔不仅是工作场所,更是自己十几年来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。从刚开始维修、管理水塔,到后来指导别人管理维修水塔,他和水塔早已难舍难分。现在却要由自己来决定水塔的“生死”,钟海东多少有些不忍。“有的水塔,年龄比我都大。”

 20世纪90年代,昆明市的白马片区、棕树营片区、黄瓜营片区等地处于自来水供水末端,地势高低不平,相同的水压难以满足供水末端高楼住户的用水需求。为了进行二次加压,解决这部分高层住户家里水压小、没水等问题,15座水塔相继建起,分布在曙光小区、黄瓜营小区、永昌南区、永昌西区、刘家营、白马东区、丰宁小区、菱角塘小区、棕树营小区、春苑小区、华山西路小区。这些水塔给城市供水帮了大忙,住户家里的自来水流趋于稳定。

 2007年,昆明市第七自来水厂投入使用,加上供水管网、泵站的优化升级,城市水压渐渐稳定下来,不再需要水塔加压了。从那以后,不少水塔闲置下来,并开始出现下陷、开裂等问题,带来了安全隐患。

 白马小区的水塔是2010年以后“赋闲”的。2015年,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数据发现,这座高40米的水塔已出现倾斜和开裂,塔倾斜最大偏差60毫米,沉降3.26毫米,塔身多处出现裂痕。考虑再三,自来水公司决定拆除水塔。

 经过1年的筹划,白马小区水塔于12月2日动工拆除。拆塔之前,水务工作人员再次检测了周边的水压数据,确认改造后的管道和泵站能满足高层住户的水压需求。

 看着邻居一样陪伴自己多年的水塔要拆,不少白马小区的住户经过时,会特意掏出手机,拍下水塔最后的身影。钟海东和同事也时不时会到拆除点来,拍几张照片,再看几眼自己曾修理过的阀门。

 “20年了,我的孩子都20岁了。我1994年结婚,搬来白马东区,那时水塔就在这。1995年儿子出生,如今儿子长大成人,水塔却要拆了。”说起水塔,白马东区住户蒋女士很是不舍。

 12月底,华山西路水塔也要动工拆除;建于同一时代的其他8座水塔——棕树营小区水塔、黄瓜营小区水塔……也将逐一告别城市。到2018年年底,这些水塔将全部拆除完毕。自来水二次加压的任务,将由水泵房抽水泵承担。

 运转

 水塔旁配有清水池、水泵房,水从自来水厂流出,注入清水池,再通过抽水泵抽上蓄水池,供给高层住户。

 

 水塔的历史,已镌刻进了钟海东的人生。他依然记得,1993年自己刚参加工作,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修理水塔下水管的阀门。那时,许多阀门刚建成不久,有个阀门螺丝松了,需要更换。

 在师傅指导下,钟海东拧开阀门,换了螺丝。看着这个阀门,他感觉到一丝喜悦从心底升起。“不要小看,它(螺丝)关系到整座水塔的安全运行。”钟海东说。

 自来水公司管辖的15座水塔里,最高的水塔有40多米高,外形多为伞状。因其高高耸立的形状,与周围老小区低矮的住宅楼形成鲜明对比,水塔成了这些老小区的地标建筑。

 但是,令钟海东印象最深刻的,是建于1970年的华山西路水塔。“它应该是昆明最早的水塔了,建在昆明第一座自来水厂——五华水厂旧址上,有法国人留下来的管网和阀门设备。”

 华山西路本来地势就高,这里的水塔是15座水塔里最矮的一座,仅12米。除了它的年龄外,华山西路水塔还是外形最独特的,它显得低矮粗实,呈圆柱状,水泥外墙,底部空心,里面分布着水管、阀门。水塔顶部外面观测水位的标尺已闲置多年,停在刻度零上,标尺的作用已被网络数据检测软件代替。

 接触水塔这么多年,钟海东对水塔的运行已非常熟悉。水塔的存水量从50立方米到200立方米不等,一座水塔旁配有一个清水池、一个水泵房,水从自来水厂流出,注入清水池,再通过水泵房里的抽水泵将清水池的水抽入水塔上的蓄水池,蓄水池的水从高处流下,供给高层住户。塔上的蓄水池每年要清洗2次,每次清洗都要把水抽完,把阀门关停,几名清洗工下到池里清洗,而

 后还需进行消毒等工作,整个过程持续半天时间,期间可能会影响到住户用水。

 “水塔最‘风光’的时候,大概是2000年前后。那时一个水塔旁的泵站里有三四个工人驻守管理,24小时轮流值班,确保水塔正常运行。”钟海东回忆。而现在,随着管网、泵站和网络的升级改造,还在使用的水塔也已从原来的人工管理变为了远程网络管理。

 退休

 水塔完成了使命,高玉明也将迎来自己最后的工作时间。2017年1月,年满60岁的他将正式退休。

 

 高玉明就快要退休了。他曾是自来水公司负责驻守泵站的管理工。

 12月初的一天,高玉明来到白马水塔下面,看着建筑工人忙上忙下准备拆除,60岁的他心里感觉“不是滋味”。站在塔底,昂起头看着塔顶,他眼神有些迷离,“舍不得、舍不得……”他嘴里一直嘟囔着,不知是舍不得水塔,还是舍不得退休。

 1974年,高玉明进入昆明通用水务自来水有限公司,成为一名水管维修工。2005年,他被派到水塔旁的水泵房里工作,管理过棕树营小区、白马小区的水塔。

 在他看来,水塔的管理是个精细化的工作。每个阀门、每个螺丝、每根管道都要维护,“哪怕是一丝的失误都不能有”。每天,工人需要检查压力表、供水阀、观察水位,有时还要去小区对高层住户入户调查,询问家中水量情况,及时调整水压。“刚开始,很多仪表数据都要人工抄写,有时也会出现抄不准确的地方,后来慢慢熟练了,数据偏差就越来越小。再往后,网络管理了,数据直接会显示在电脑上,方便很多。”

 除了检查仪表、水管、阀门外,塔顶蓄水池的水质、水量等也要检查。检查蓄水池免不了要爬到塔顶,从一楼的小门进入水塔,里面只有一把简单的梯子,与地面垂直,直通顶部。要想上塔顶,必须一步一步往上爬。

 第一次攀爬这么高而且垂直的梯子,高玉明觉得自己爬不上去。同事叮嘱他“不要往下看”,他硬着头皮开始往上爬。一步、两步,越往上越觉得费劲。同事的叮嘱被他抛在脑后,爬到一半时,他忍不住低头往下看了几眼,“吓得手脚发软”。最后,高玉明终于战战兢兢地爬上了水塔顶端。

 但是,经过几年的锻炼,高玉明也就习惯了这种“爬高上低”的工作。15座水塔的顶他都上去过,已记不清上下塔顶多少次了。现在爬塔对高玉明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,“可以像猴子一样,上蹿下跳。”他笑言。

 2007年以后,城市供水管网优化,不少水塔闲置下来,加之网络化管理的普及,高玉明和同事的工作量减少了很多。2010年,水塔实现无人监管,高玉明告别了水泵房,被派去管理高位水池。水池的运行模式与水塔极相似,他管理起来得心应手。但是,“刚离开水塔的一两个月,去上班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地想往水塔那边去。”高玉明回忆。

 如今,水塔完成了使命,高玉明也将迎来自己最后的工作时间。再过几天,到了2017年1月,年满60岁的他将正式退休,离开工作岗位。

 这几天,高玉明多次来到白马小区水塔旁,驻足观望,想象着水塔拆除后的样子,回想自己爬过的楼梯,拧过的阀门,摸过的水管。他的计划是,退休后,有空要多给孙子、孙女讲讲以前在水塔上工作的日子,还要带他们去水塔看看。“说不好,再过几年,可能昆明城里就见不到水塔了。”

 苦乐

 每次在水塔顶部工作完毕后,何建宁都会坐在塔顶休息片刻,眺望四周。这里风景独好,昆明的大街小巷一一映入眼帘。

 

 水塔好比一部机器,日常的维修、管理工作也难以完全避免故障。出现故障需要维修时,何建宁和他的2名同事就该出场了。

 何建宁是自来水公司的一名维修工,1981年参加工作。2003年,他开始从事水塔、水泵修理工作,直到现在。维修工与管理工不同,既要上得水塔,也要下得水池、阀门井。

 阀门井深约10多米,不少阀门都安装在井底。井底空气稀薄,有时有害气体还会淤积,修理工常出现头晕、胸闷、呼吸困难的状况,每次何建宁和同事都要戴上防毒面具。经常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工作,何建宁和同事常感不适。“这就要求维修工要熟练,尽量减少在井下的作业时间。”他说,一有空,同事们就会在一起研究,模拟一些井底阀门可能出现的故障,找到最快速的维修办法。

 而维修水塔内部的故障,也是工作的一个难点。水塔内部设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阀门,一些阀门很重,每次维修时,都要站在水塔不同高度的平台上,由3个人合力将阀门提起来,修好之后再把它放回去。

 维修工作有时需要带水作业。2005年冬天,菱角塘小区水塔的水管螺丝松动,水不断往外喷涌,何建宁和同事穿上防水衣来到阀门旁,水不断喷涌而出,模糊了视线,维修起来困难重重。经过3个多小时,阀门修理好了,而何建宁和同事全身也湿透了,同事后来感冒数天。

 “和水打交道,干燥的时候少,湿身的日子多。”何建宁笑。

 提起自己的工作,何建宁“又爱又怕”。“爱”的是,每次成功处理故障能带来极大的成就感,“怕”的是居民的不理解甚至指责。因为一些管道故障维修不易,花的时间长,住户用水不便,难免说些闲话:“工人偷懒。多少天了,咋个还没有修好。”每当听到这样的指责,何建宁经常会解释一阵,有时还会带人家到现场看一看维修的情况,尽量讲明原因。

 从事维修10多年,工作时间不固定,何建宁有时觉得“对不住家人”。女儿上小学需要接送,有时忙于工作耽误了时间,女儿就会在老师的办公室等他来接。“我爹,你咋个才来啊,人家都走完了。”每当听到女儿这样的抱怨,何建宁都觉得愧疚。

 这份工作也有惬意的时刻。每次在水塔顶部工作完毕后,何建宁都会坐在塔顶休息片刻,眺望四周。这里风景独好,昆明的大街小巷一一映入眼帘,此时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 未来

 “白马小区水塔拆了以后,空地应该会规划成绿化。不过希望能留下一些跟水塔有关的物品,作为纪念。”

 

 白马小区水塔将在明年1月拆除完毕,其他几座水塔也将陆续开拆。再过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一年、两年……这些曾高高耸立在昆明城里的“地标”就会悄悄退出历史的舞台。

 水塔拆除后,留下的地会作何用途?谈及这个问题,钟海东、高玉明、何建宁三人都摇头。“不知道。可能会用于市政建设或者还给小区,也有可能修绿化带,或者盖别的什么设施。”钟海东猜测:“白马小区水塔拆了以后,空地应该会规划成绿化。不过希望能留下一些跟水塔有关的物品,作为纪念。”

 华山西路水塔旁的水泵设备将会被保留,经过合理设计后,保留下来不用的设备将作为陈列品展示。这些设施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,有些设备据考证来自法国,经历了近一个世纪被完整保留,也算是文物了。也许将来的某一天,这里会修建成一个小型的自来水博物馆。

 水塔拆除,新设备和新技术顶上;老工人退休,年轻人接班。水塔,这个曾经惠及千家万户的设施,正慢慢离开昆明人的视野,一如当年它的慢慢出现。人们或许会在茶余饭后聊起“这里曾经有座水塔”,也可能会有几人想起水塔曾惠及千家万户。他们或许会指着某块绿地、某座高楼抑或是某一条路,告诉自己的后辈,这里曾经有过一座高塔。


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潘黄镇西大道55号  电话:+86-0515-88444000  传真:+86-0515-88444333
版权所有:江苏宏亚高空工程有限公司   技术支持:优媒网络   ICP备案编号:苏ICP备06031828号